「國際貨幣基金」之例句

在市場面,美國以往曾經是穩定新興市場的權威者與創造者,無論透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或者美國財政部的力量,但如今卻變成新興市場反覆波動的挑唆者。

出處: 多極世界衝擊:終結全球化,改變世界金融與權力中心的新變局 作者:麥可.歐蘇利文

代之以國際貨幣基金進駐,如同一九四五年美國軍政時期[3]一般,南韓

出處: 光之帝國【金英夏作品集3】 作者: 金英夏

按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預測,大約在二○二一年,中國的人均收入會超過一萬兩千零五十五美元這道高收入國家的門檻

出處: 變量:看見中國社會小趨勢 作者: 何帆

就連頻繁宣導緊縮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也承認,歐洲緊縮措施的危害性大大超出了預期。

出處: 常識統計學 作者: 蓋瑞.史密斯

在希臘,歐盟機構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自二○○八年金融崩盤以來實施殘酷的緊縮政策(「左翼激進聯盟」〔Syriza〕政權自二○一五年上台後繼續執行),某位主要的執行人還稱其為「精神上的坐水凳」(mental water-boarding)。

出處: 精神疾病製造商:資本社會如何剝奪你的快樂 作者:伊恩.弗格森

他眼裡,跨國私人企業集團是「新自由主義的十字軍」,國際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和世界銀行被他形容為「三位飢荒的末日騎士」,銀行則是「資本主義體系的窩藏者」,至於他的祖國瑞士則是「被銀行和搶匪控制的迪士尼樂園」

出處: 巴拿馬文件 作者: 巴斯提昂.歐伯邁爾、弗雷德瑞克.歐伯麥爾